哈尔滨汽油价格:外卖小哥雷海为诗词大会夺冠后

2018-05-08 19:17

  这一切,要从两年前说起。

  十多天后,正当雷海为骑电动车送完外卖返回店里的路上,他的手机响了。电话正是《中国诗词大会》节目组打来的。

  现在,他的诗歌储备量大概在1070多首。

  雷海为说,当时背诗并没有具体的计划。工资低,也舍不得花钱,在书店背完后,他回到家里再默写下来。平均每天两三首,背得多时,每天能背十五六首,他几近疯狂。

  之前多次相亲,也都失败了。“年龄比较大,事业上没有什么成就,也没什么经济基础,所以女孩子看不中吧。”

  参加比赛之前,从来没有亲人和朋友知道雷海为除了送外卖之外还在读诗,更没有人知道,当时他关于中国古典诗词的储备量已经达到800多首。

  在杭州,因为工作忙,去书店的时间渐渐少了,大部分时间,他通过手机读诗。

  他一直喜欢辛弃疾的《鹧鸪天?博山寺后》中的那句“味无味处求吾乐,材不材间过此生”。这是他追求的人生态度。“‘味无味’这个典故出自老子,‘材不材’的典故出自庄子,这句词饱含老庄思想,里面有大智慧。”

  是年春天的一个周末,在“东方书城”,无意中翻到了一本书――《诗词写作必读》,让他眼前一亮。

  然而,在电话面试环节,他被拒之门外了。“感觉答题答得挺好,但还有太多优秀的人比我更合适。”

  在铺天盖地的报道中,《工人日报》有一篇题为“身处沟渠无碍仰望星空”的评论,雷海为说,比较客观地说出了自己的状态。

  2016年春节,雷海为无意中看到央视播出的《中国诗词大会》第一季,感觉特别喜欢。作为诗词爱好者,脑海出现了一个念头:如果能亲自到现场体验一下,那该多好!

  一波三折的报名

  雷海为大规模背诗,也始于2004年,始于李白的《侠客行》。

  2007年,雷海为离开上海,次年来到杭州。2011年,他干了快递,后兼职送外卖。

  后来他顺利地通过了电话面试和广州赛区的现场海选。从10万人到2万人,再到2000人,最后到100人,在全国八大赛区的选手中,雷海为突破层层考验,拿到了百人团的“入场券”。

  跳脱诗歌之外,谈到现实,他说自己压力其实非常大,父母催婚催得厉害。生于1981年的雷海为说,“毕竟父母都已60多岁。”

  再次陷入失落的境地,食不甘味的他,甚至梦到自己又没被选上。“看来又要等下一季报名了。”

  念念不忘,必有回响。

  10月4日,雷海为无意间点开大会的报名网站,居然发现报名通道还没关闭,抱着再试试看的心态,云南昆明暴力,他第三次填写了申报信息。

  谈到爱情与婚姻,他说自己在其他方面很勇敢,感情方面却很“胆怯”,但还是希望自己将来能收获爱情,结婚生子。

  汉服,民族乐器等,他都爱好。2010年他在杭州加入了一个汉服爱好者的QQ群,每到传统节日,他和朋友们会穿汉服聚会,端午祭祀屈原,七夕拜织女,中秋望月,重阳登高……

  《中国诗词大会》第三季早在2017年11月22日就完成了现场录制,为了保证节目效果,雷海为同节目组签订保密协议,节目播完前,不能透露自己夺冠的消息。

  雷海为:味无味处求吾乐,材不材间过此生

  诗歌融入了他的生活,也融入了他的生命,但他的生活里不只诗歌。

  背完800首诗词,他也曾一度有过小小的“骄傲”,认为,已经没有什么太好的诗歌需要背诵。但参加完诗词大会回来后,他新背诵了200多首诗词。

  雷海为中专毕业后曾在深圳当了半年电工,后辗转到上海做礼品销售工作,朝九晚五,还有双休。一有空,他就到位于浦东的“东方书城”逛逛,有时候也会跑到“上海书城”。

  2017年11月3日,节目组再次打来电话,他被告知需要到北京参加节目录制。

  “爱好和职业无关”

  生活不止眼前苟且,还有诗和远方。“诗就是我目前读得诗词,远方就是我去过的和将来会去的名山大川。”他说,有诗歌和远方的人,生活一定不会寂寞。

  2017年9月,机会再次出现又转而熄灭。《中国诗词大会》第三季网络报名通道打开后,这次做了更充分准备的雷海为再一次填了资料。然而,10多天过去后,身边一起报名的选手有人收到了面试通知,而他的报名信息石沉大海。

  “但是我觉得,爱好和职业无关。”

  2017年11月9日到22日,节目完成了现场录制。没有繁忙的送餐工作,“每天都是浸润在诗词的海洋中。”录制空隙,选手们相互交流、探讨与诗词有关的话题。“这是我人生感觉最美好的时光。”

  他的父亲曾是村里的小学代课老师,喜欢买书。每个月几十元钱的工资,父亲都会拿一半出来买书。

  今年“五一”雷海为很忙,不是忙着送外卖,而是忙着应对各种媒体的采访,已经安排到5月下旬。他说,忙完这段,生活还将继续,今后有可能去参加其他文化节目,诗,也会一直读下去。

  这一年,从唐诗到宋词,他背诵了800多首。

  他特别喜欢爬山。“首先是锻炼身体,更重要的是,亲近自然是非常美好的。”

  那个墙壁,是他关于诗歌最早的启蒙。

  《中国诗词大会》第二季海选,他果断报了名。

  2003年,电视台热播《侠客行》,当他从中了解到李白的同名诗篇时,就被文字间的侠气所打动。

  “内心抑制不住喜悦。”行人匆匆的杭州街头,人们为了各自的生活奔忙,没有人察觉到,送餐员雷海为坐在电动车上开心微笑的这一瞬间。

  这是他没有刻意隐藏的秘密。但另一个秘密,他不得不守口如瓶将近4个多月,直到2018年4月5日,各大媒体争相转载一则新闻:击败北大硕士,外卖小哥夺冠《中国诗词大会》。

  一本书与一首诗成了生活的转机

  雷海为最早对诗词感兴趣,是7岁的时候。“上小学一年级时,父亲将一些手抄的诗词,贴在厨房的墙壁上让我背,相比课文,背诗歌更加朗朗上口,我很喜欢。”

  学生时代,诗词只是他的一个普通爱好。直到2004年,偶然看到的一本书,真正的提升了他对诗词的认识和兴趣。

  夺冠后,依旧心静如水,会继续背诗、旅行,也渴望爱情――

  游玩的过程,他有关名山大川的诗词更加丰富起来。“有时候会有意搜一下一座山相关的诗词,有时会从山上的石刻获得新的诗句。”

  夺冠后,大众和媒体的兴奋,远超雷海为自己。“外卖小哥”“击败北大文学硕士”“中国诗词大会总冠军”……当这样一系列夺人眼球的标签堆叠在一起,在舆论场产生的化学反应可想而知。“‘外卖小哥’是从我的职业身份上来看的,‘诗词大会冠军’是从我的爱好上来看的。”他自己分析说,“可能是因为身份上的反差,造成大家对我这样的关注。”

  夺冠之后,生活发生了些许变化。走出小区买菜或吃早点,偶尔会有人在街上突然认出他来:诗词大会总冠军!回到公司,他不再骑着电摩送外卖,而是被安排到了文化宣传部门,负责“企业宣传”和员工的文化培训。夺冠之后,媒体采访也突然接踵而至,聚光灯下,他应接不暇。

  本报记者 兰德华

  2016年,他给自己放了一个多月的假,爬了15座中国名山。泰山、华山、衡山、五台山、武当、黄山等等,“三山五岳全都爬过了。”

带着小小的失落,他看完了第二季的节目。

  关于诗词写作方面的理论书籍,这是他读的第一本。平仄、对仗、押韵……“看完之后,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。”

  雷海为说,读各种写名山大川的诗,读完就有了去看看的冲动。

  但与诗人的诗句相比,现实也有让他失望的时候。到了庐山,可能是因为季节不对,没看到李白诗中的“飞流直下三千尺”,只看到一股涓涓细流。

  此后,他在书店找这首诗找了一年都没找到。直到2004年,同样是在书店,他无意间从一本诗词书上翻到了《侠客行》。“内心非常激动,当场就背了下来。”背完后,他做了一个决定:今后遇到喜欢的诗,就一定把它背下来。